返回顶部

时隔15年人类再登蜀山之巅

www.scol.com.cn  (2017-10-27 08:51:09)  来源:甘孜日报  
编辑:周帆蒋麟 张肇婷  

  贡嘎之境。刘平波

  ■蒋麟 张肇婷

  这是自2002年法国人沿西坡西北脊传统线路登顶之外,15年来首次有人成功登顶贡嘎主峰。

  2017年10月7日15时,一名捷克登山者Pavel Korinek登顶海拔7556米、被冠以“蜀山之王”的四川最高峰之巅贡嘎主峰——木雅贡嘎。

  “花钱可以上珠峰,但上不了贡嘎。”这是盛传于登山界的一句名言。一百多年来,贡嘎主峰一直保持着登顶之难,杀伤率之大的“恶名”。在冰川的长期作用下,主峰发育为锥状大角峰,周围绕以60°~70°的峭壁,加之恶劣的天气,让人难以征服,其登顶难度远大于珠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共有32人成功登顶,21人在登山中遇难。四川省登山协会(以下简称省登协)称,贡嘎山登山死亡率远远超过珠峰及13座8000米以上山峰,是世界上登山死亡率第一的山峰(因梅里雪山无人登顶,不计入内)。

  10日,成都商报记者从省登协证实,这是自2002年法国人沿西坡西北脊传统线路登顶之外,15年来首次有人成功登顶贡嘎主峰。

  时隔15年 贡嘎主峰再被人类登顶

  54岁的潘亚渝是四川大地户外探险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也是此次捷克登山队的联络官。他介绍,9月16日,一支由9名捷克人组成的捷克登山队来到四川,准备攀登贡嘎。9月30日,在查询气象得知10月6日、7日、8日天气不错后,10月1日,Pavel Korinek和Petr Krejci等五人开始登山,向贡嘎主峰发起冲击,此番攀登,是沿西坡转西北山脊路线,即1932年由美国登山家泰里斯·穆尔与理查德·布尔萨尔开辟的传统路线。

  登山后,因身体不适和天气原因,Petr Krejci停留在了距离山顶200米左右的位置,10月7日15时,Pavel Korinek成功登顶海拔7556米的贡嘎主峰,并安全撤回大本营。

  10月9日,一行人抵达康定,开始了休整,或将于12日返回成都。

  省登协副秘书长刘峰介绍,他们通过省登协办理了登山的相关手续,他们能登顶成功,既有技术的成分,运气也占了很大因素,上一次登顶记录要追溯到15年前。

  队伍揭秘 登山队80后当主力 有人还是电工

  这并不是捷克登山队第一次接近贡嘎。去年同一时段(2016年10月1日-19日),山友“偏爱摇滚和国王”发帖称,在去往那玛峰的路上,偶遇了一组尝试攀登贡嘎主峰的捷克登山队(四名登山者、一名翻译与一名川登协联络官)。成都商报记者从省登协和此次为捷克登山者提供服务的大地户外公司均证实,2016年10月,Pavel Korinek和Petr Krejci就尝试过登贡嘎主峰,但因天气等因素并未成功。

  今年来的这9人,都是朋友关系,其中8名男性,1名女性。年龄最大的是出生于1957年的Leos Hustak,最小的是1986年的Jiri,6人是80后。

  令潘亚渝感到吃惊的是,这9人中,几乎没有专业的户外运动员,有学医的,有公司职员,有人甚至是电工。登顶的Pavel Korinek出生于1980年,专业是地质方面。

  “他们没有请当地的协作,但物资准备和心理准备都很专业,在捷克就从事体能训练等。”在潘亚渝看来,这些人和国内的一些户外爱好者不一样,他们没有表现出很狂热的态度,而是比较理性地看待这个事。比如在登山途中,营地下雪,大雪把帐篷压垮了两次,有队员就选择撤离;海拔6400米时,一名队员感觉到身体不适,也选择放弃。这点,让从事户外运动多年的潘亚渝觉得难能可贵:登山,既要对山做出正确的判断,也要对自己身体做出正确的估计。

  当然,这些年轻人也有着年轻人的可爱。潘亚渝称,登山时,他们买了当地的土豆、青椒等,上山过程中煮成一锅,酷似“乱炖”;登顶回来,Pavel Korinek疲惫不堪,潘亚渝送上了热咖啡,他却说:好想喝一杯啤酒。

  10月9日到了康定后,“想喝啤酒”这一愿望终于实现,大家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分享着照片。

  死亡之峰 6名国人曾登顶 下撤时4人遇难

  捷克登山队对贡嘎主峰的破冰,来之不易。回顾这座山峰被发现以来的140年,记录在册的登顶次数仅10次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共有32人登顶,21人在登山中遇难,登山死亡率远远超过珠峰及13座8000米以上山峰。连刘峰都感慨,贡嘎主峰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上登山死亡率第一的山峰(因梅里雪山无人登顶,不计入内)。

  成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这21名遇难者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瑞士、美国5个国家。其中,日本4次登山共14人遇难,遇难人数最多的一次是1981年,日本登山队快登顶时发生集体滑坠,造成8人遇难。

  1957年5月,中国登山队首次独立攀登7000米以上雪山时,就选择了贡嘎山。在经验不足、装备简陋、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经过九死一生的拼搏,6人登顶成功。但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队员丁行友遇雪崩身亡,国德存、师秀、彭仲穆在登顶下撤途中滑坠遇难。”

  攀登贡嘎主峰 为何死亡率如此之高?

  透视

  气候变幻莫测 山脊陡峭风大 滑坠是遇难者遭遇最多的意外

  但是,如此骇人的数据并没有阻挡登山者进一步接近这座“蜀山之王”的脚步。早在80多年前,英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就曾描述:走进寒冷、灰色的黎明,但见前方万里无云的天空下,一座无与伦比的金字塔——雅博雅(即木雅贡嘎)傲然挺立。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美妙绝伦的山峰,墨绿色的天幕下,那座冰雪金字塔呈现出灰色,然后又换作银色,但后来当太阳最初的光芒吻了上来,雅博雅的山顶涂上了一溜金黄。

  正因这样美妙绝伦的景色,自1957年中国人首登贡嘎主峰后,60年来共有数十支队伍,不遗余力地想一睹芳泽。

  除了高度和陡坡外,对专业登山运动员来说,这道山脊本身并不算很难。贡嘎山顶是一个很大的平台,从这条路线看来,冰岩混合和纯岩壁很少,甚至不用技术镐。这样的难度似乎在最难攀登的雪山里排不上号。但贡嘎主峰为何登山死亡率如此之高?

  省登协介绍,由于山体角度问题,加上海洋性气候冰川,气候多变极不稳定,因此雪崩多发,极其危险。此外,选择营地的困难,大量冰裂缝和深厚积雪给行进增加的阻碍,使得死亡率极高。

  数十年的贡嘎山救援工作,使得省登协秘书长高敏对这一地区的沟沟坎坎可以说是如数家珍。高敏发现,登顶贡嘎主峰成功者在登顶和下撤时,天气状况良好。但贡嘎山地区气候多变复杂,好天气往往可遇不可求。“要想成功登顶贡嘎山,至少要有2天的晴天保障,才能在登顶和下撤时不出意外。许多遇难的登山家,正是在下撤时,因天气突变而遭遇不测。”

  潘亚渝也表示,此次捷克人能登顶成功,天气好至少超过一半的因素。

  登山专家指出,贡嘎山死亡率居高不下有几大原因,一是气候变幻莫测,二是山脊陡峭风大,容易出现滑坠。而贡嘎山的登山线路,大多在山脊上,因此相当危险。

  攀贡嘎, 难于攀珠峰

  回望

  遗憾的是至今没有四川人成功登顶

  珠穆朗玛和贡嘎,是国际登山界极负盛名的两座山峰。

  登珠峰,多为商业登山。所谓商业登山,是指登山客户支付一笔费用给探险公司,由探险公司负责高山上的服务,包括物资运输、危险线路的安全保障等,在向导的细心呵护下,登山者只需跟随前行,也就是“能力不足金钱补”。在登山界,有个玩笑是这样的:“请几个夏尔巴人,拖也会把你拖上珠峰。”

  而由于危险性太高,贡嘎山根本无法进行商业登山,所以在登山界,除了登山死亡率超过珠峰外,许多人都认为,攀登贡嘎难过攀登珠峰。

  虽然有数十支队伍攀登过贡嘎山,也有不少人还在与高敏、刘峰等人联系,尝试攀登贡嘎山。不过,遗憾的是,被誉为“蜀山之王”的贡嘎山,至今却无四川人成功登顶。

  省登协培训部副部长李宗利曾攀登过贡嘎主峰,但因天气作罢。在李宗利发布的《逐梦贡嘎 我们与顶峰只差一步之遥(攀登报告)》中,当时的情形,用惨烈来形容也不为过:

  为了避免因冰崩掉入冰裂缝,只得在“满是裂缝的孤岛上”扎下了营地。途中经过冰壁区时,三人还险些被比人还大的石头砸中。

  在海拔6700米处,顶峰近在咫尺,但天气异常糟糕,雪花弥漫,疾风狂作。4日晚23时开始,飓风突起,睡了三个人的帐篷竟然都能被风抬了起来,在狂风中,顶级登山帐被撕裂,一度被吹到距离悬崖仅有半米的地方。“我清楚,如果再滑动半米,我们就会被贡嘎山收为己用,我们将会长眠在冰川里。”

  一夜肆虐,早上清点装备时,除了羽绒服以外,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风吹走了。无奈,三人选择在海拔6700米的地方下撤……

  除了李宗利的攀登,还有许多国外登山家们的尝试都值得铭记:

  1983年,瑞士登山队登顶贡嘎,途中发生滑坠,1人遇难。

  1982年,日本攀登者营原信和松田宏重返贡嘎山,在距顶峰50米处遭遇雪崩,前者遇难,后者坚持19天后获救生还。

  1994年,日本队沿东北山脊尝试攀登失利,4人因雪崩遇难。

  2013年,来自西班牙的登山队来到贡嘎主峰山脚,最终被C2营地前的一条12米,倾角为70°的冰坡拦住,无奈下撤。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